河北,对不起
时间:2019-08-12 05:2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ponay 点击:

然而等到市场经济体制发展起来,行政力量仍然存在,河北省很大程度上还是要服从安排。

如果一个地区能远离作为政治中心的首都,政治干预较少,也就是天高皇帝远,对民营经济倒不一定是坏事。反倒是距离首都更近的地区,更容易受到政治因素制约,在经济发展上更难以施展。这本就是河北的不利因素,何况首都正如前文所述,还是从河北的心脏地带挖出来的。

很多有经验的游客知道,如果能从北京坐高铁去石家庄,再从石家庄机场坐国内航班,这么一趟旅途高铁加机票钱可能比在北京坐飞机飞国内航线还低。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石家庄机场客流量实在是太少了,2018年的旅客吞吐量才排到全国机场三十四名,不仅远低于绝大多数省会城市的机场,还低于青岛、宁波、厦门等城市的机场(当然这些计划单列市也是很强的)。

但将北京和天津从行政区划上与河北隔开后,河北省南北交通就必须要经过京津这个地理上的中心点,而省内强市石家庄、保定、唐山都是偏离主干线的,谁都担不起省会的重担,全省内部交通基本不能自理。这是河北内部离心离德的主要原因之一。

就更不用说行政地位更低一些的河北省了,简直是为京津奉献资源、初级制成品,如今还要奉献绿水青山。

比如在北京生活过的人都听说过大名鼎鼎的睡城燕郊。那是北京和天津之间的一块河北飞地,因为房价和北京限购等原因,成为了众多北漂安家落户的地方。如今那里也限购了,房价也经历了大起大落,前一阵可是火了一把。而它的上级单位河北廊坊市本身和燕郊类似,是京津之间不尴不尬的一块土地,全国闻名的也就只有作为京津睡城发展起来的房地产了(香河肉饼和大厂牛肉也就华北知名)。

被行政区划隔开也就罢了,但行政区划背后可是北京和天津两个中心城市,尤其是北京还是首都,这就意味着在地位上京津冀内部是不平等的。

对于河北来说,钢产量限制不住是相当无奈的事。尽管促环保、去产能都还在进行,但河北省毕竟直到去年三产业比重首次超过第二产业,能不靠高污染高能耗的工业吗?与之相比,天津第三产业已经多年超过第二产业,北京更是第三产业已经占GDP八成,俨然是一个服务业都市了。

计划经济时代,河北省建立起来的重工业,发展到今天则变成了高污染、高能耗的代名词,以前京津需要原材料和重工业制成品,河北可以提供;如今去产能要求重工业限产,钢铁、水泥、玻璃等产能减少,同时也要更好的生态环境,又需要河北省的调节和牺牲。

除了水,河北向北京和天津提供的物资还有很多很多,比如电力、煤、铁、玻璃、水泥等高污染高能耗的工业产品。北京和天津在历史上为了发展钢铁产业,还分别在迁安和涉县搞过两块飞地(迁安市矿区和天津铁厂)。

河北作出调整和牺牲本是可行的,只要京津冀三地有顺畅的沟通和补偿机制。然而长期以来,行政地位不平等使得三地的沟通里河北省往往处于劣势,难以发出自己的声音。北京地位过于特殊,作为首都,天然在“顶层设计”中占有优势。

更悲催的是,京津冀三者之间产业结构差异巨大,然而产业的相互依赖性和上下游关联性也少,三者之间难以产生互动,依靠北京和天津带动河北发展,在产业结构上就很困难。

在海运上,原本渤海湾一带只有天津这一个大港,导致河北靠海也没占到多少便宜。还好这些年唐山港争气,可是唐山本就是河北自成一派的大佬,满脑子想的是京津唐,不是京津冀,也指望不上。

在规划北京第二机场的时候,河北省曾提议可以放在河北固安,但是最后结果还是放在了北京大兴。当然这也未必很不合理,毕竟出了城六区,北京其他地方的发展也不尽如人意,也不好说受到了多少城六区的辐射。

沟通不畅

本回完

地理上的割裂

河北省煤、铁资源丰富,在一个后发工业国很适合官办经济发展;然而水资源等的制约,导致河北的民营经济起步艰难,难以在农业社会形成像苏南那样发达的商品经济,市场经济的传统并不浓厚。

所以割裂京津冀的,正是行政界限的划分。

注:本公众号转载文章仅用于分享,不用于任何商业用途。如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后台联络授权或议定合作,我们会按照版权法规定第一时间为您妥善处理。

河北形成了为北京、天津服务的格局,但长久以来没有反向回馈的机制。直到2017年,河北代表团才在两会上提交了《关于健全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建议》,建议国家切实推进京津冀区域生态保护补偿工作。

河北的民营经济若能得以发展,将会在体制之外具有更多配资源的能力,这对打破区域之间利益分割的限制是十分有利的。但目前河北人均可支配收入较低, 市场发育相对不足,目前还是需要依赖“顶层设计”。

本文来源:非凡油条

别说河北,就连天津在发展问题上也受到过行政力量的干预。改革开放之前的计划经济时代,在大型工业的部署上,天津是争不过北京的。等到上个世纪90年代上海浦东建立特区,天津也想争取类似的政策,却直到2006年才获得批准,然而此时北京的金融等高端服务业已经占据绝对优势了。

而各地方政府也多以自身利益考量出发,对区域内的协调配合兴趣不大。并不是离得近就是一家人的,何况他们看上去近,串门却要多不方便有多不方便。

是要让家具工人改行造无人驾驶木牛流马吗?

好在这些年京津冀一体化还在推进,对河北的生态补偿这些年也逐渐得到了重视。雄安新区的规划和建设,也有望加快产业向河北的转移以及基础设施建设。“京津冀一体化”如果能够真正让京津冀形成内循环,而不是放任河北由北京和天津予取予求,那对河北才是足够好的事情。

你敢不一刀切限产,我就敢给你上量。河北一季度粗钢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四分之一。

注:本公众号转载文章仅用于分享,不用于任何商业用途。如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后台联络授权或议定合作,我们会按照版权法规定第一时间为您妥善处理。

地位的不平等

于是别说经济上的分工了,就连行政区划上河北也要服从调整。建国后北京行政区域不断扩大,房山、昌平、良乡、大兴、通县、顺义、平谷、密云、怀柔、延庆从河北划归北京,而河北的省会则不断搬迁。而到了现在,随着北京通州副中心的确立,廊坊的北三县又要倒霉了,廊坊甚至失去了对香河的规划权,这个以家具产业驰名北方的县,居然为了让通州新区高端起来,要开始搞机器人小镇了。

北京以其经济实力足以辐射整个北方,河北和天津看似与之相邻,但也难以算得上是其经济腹地。2016年,北京技术创新成果主要流向津冀的比例只占北京流向外地的7.7%。

河北省还在从钢铁、石化、水泥等高污染高能耗行业向装备制造业、医药等方向艰难转型,然而并没有那么容易,去年水泥、铁合金、化纤等的产量还在大幅增长。

离不开的京津冀

本文来源:非凡油条

即便河北从北京、天津承接产业转移,也是承接的较为落后、被北京、天津淘汰的产业。而一些增值税、所得税、消费税等税种没有执行税收与税源一致性原则,在河北省的各分支机构要到总部注册地,通常也就是北京交税。即便不少北京的产业转移到了河北,造成的结果也多是大部分税收留在北京,污染反倒留在了河北。

河北省本身也在为北京和天津供水,尽管河北省本是个很缺水的省份。仅2013年,河北省就向北京供水4.11亿立方米,向天津供水5.51亿立方米。

如果想要做好京津冀地方政府的协调机制,从顶层设计上进行协作呢?那就需要各方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尤其是原本就处在弱势的河北省一方,更需要发出自己的声音。

河北省的第二产业高污染、高能耗,历史原因不可不察。然而为了治理北京的污染,必须协调河北省做出改变,于是河北省境内第二产业很多部门动辄停产限产,服从于北京环境的指挥棒。这就导致了河北正常生产活动屡受影响,降低了河北省的投资吸引力,也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失业问题。

自那之后,北京才开始建立对河北的生态补偿机制。

展开全文

河北的客货运输需要经过北京和天津,用石家庄整合河北交通运输?不存在的。

高污染、高能耗的河北

造成这种良性互动困难、北京和天津两个中心城市对河北省带动不多的原因有很多,我们在这里就讲三个:地理上的割裂、地位的不平等、沟通不畅。

自从洋务运动开始,河北省的工业就是以官办为主导的,市场化程度本身就不高,这么多年来民营经济的成长也很迟缓,在体制外缺乏市场的力量调节资源。河北省经济发展本身就很依赖行政力量。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14-2015澳门赌场玩法|网上合法赌场 All Rights Reserved.  
24小时咨询电话:13588889999 联系人:张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