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我们驴还小”?中国为什么没有良驹
时间:2019-05-05 06:5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ponay 点击:

  虽然在宋真宗时期,国有马匹的数目一度达到 20 万匹,但付出的代价也很高昂。当时一匹国有马的成本高达 500 贯,是西北边贸马价的 20 倍,财政压力巨大,结果宋辽一停战,马匹数量就锐减,甚至有的骑兵部队只有十分之一的人配有马。

  北宋初年的词臣王禹偁讲过一个故事:魏王符彦卿善于培育良马,优良母种马生了公马之后,为了使种马的性能更为优异,便诱骗母子乱伦杂交,被二马察觉后,双双自杀而亡。且不论马为何能突然获得人类的伦理道德,这个故事反映出,宋人已掌握回交育种技术。

  公元 1342 年,罗马教皇曾赠送元顺帝佛郎国(法国)异马一匹,《元史》记载该马“长一丈一尺三寸,高六尺四寸(近两米)”,硕大得不合情理,让元顺帝兴奋异常,不但命群臣作诗,赞颂其为天马,还吩咐朝臣周郎画了一幅《贡马图》。

  不过,蒙古马水准低下倒没有难住草原上的游牧骑兵,草原蒙古马数量巨大,将士出征动辄人均三、五匹马,足以抵消质量上的不足。

  让中国马的体格彻底沉沦的,是中国各个朝代逐步加剧的养马业国营化。

蒙古马

  挑剔孕育良马

  元顺帝收到法国巨马,正是在朱元璋等人起事前不久。当时的中原官僚被迫作诗之余,可能也会觉得惊讶:佛郎国人凭什么能养出这么大的马?

  宋大驾卤薄图局部,貌似威严的具装骑兵依仗,掩饰不住北宋骑兵军力的虚弱。

  对现代大部分优秀骑乘马和赛马品种的形成起到关键作用的阿拉伯马,其早期培育工作也是在西亚中东的定居民族手中完成的,它被冠名为“阿拉伯”的时间并不长。

  中国有数千年养马历史,为何始终没有好马,甚至历史上曾出现无马可用的历史。

  国营的灭绝性威力

  汉代以后,杂交育种的例子更是史不绝书,汉武帝更是痴迷中亚马种,为了得到大宛天马(费尔干纳马)马种,不惜动员巨大的人力物力,发动军事远征。唐代开始,还注重马的谱系控制,以长期保持优良种马。

  20 世纪末蒙古马各项身体指标。第二次鸦片战争时期的法国炮兵部队要求军马体高 1.4 米左右,蒙古马很难达标。

  不过,汉、唐两代,养马经济奉行的是以国有化为主导的、允许多种马匹产权所有制并存的市场经济,因此民间养马事业繁荣。

  冰岛马,与蒙古马存在较为紧密的亲缘关系,并且同样享有坚韧、吃苦耐劳和易于饲养的美誉。

  与西方由教会、村社、贵族等私人力量主导的养马育马事业不同,中国从汉代开始就大搞“马政”,将马视为战略稀缺物资,大办官营马场。

明代《辽东档案汇编》中的军马采购

  昭陵六骏之一的飒露紫,马形优美高雅,体格壮硕。在唐代,西域良种马是艺术领域的重要模特,相关雕刻、绘画、咏马诗歌不计其数。

  (文/约克糖  大象公会)

  为扭转困境,在神宗朝出任宰相的王安石决定实行“保马法”,大力推动国有民营。但这一政策到实际执行起来却变成把国家的马作为任务强制摊派给老百姓代养,有幸领到这个任务的百姓常常举家逃亡。

  作为老牌农耕社会的中国,华夏民族也和世界其他定居民族一样,早就开展了持续的家畜育种实践,并掌握了一些基本的马种培育与改良技术。

  法国人的观察相当准确,近年来兴起的家马遗传研究,证实了包括设得兰马、冰岛马、峡湾马等在内的北欧诸马种,都与蒙古马有较为紧密的亲缘关系。据分析,最初可能是瑞典商人从俄罗斯进口了蒙古马,继而传播到北欧各地。

  明清两代,中国只能依靠蒙古草原提供马种,以填补国营化灾难留下的养马业空白。当然,这一时期并非所有地区民间都不养马——匪盗横行的黄淮地区是唯一能逃脱官营马匹管理的地区。

  设得兰马是享誉世界的玩赏小马,出产于苏格兰设得兰岛,成年体高一般不超过 120cm

  欧洲中世纪的马种大型化,为近代进一步的马种培育奠定了基础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14-2015澳门赌场玩法|网上合法赌场 All Rights Reserved.  
24小时咨询电话:13588889999 联系人:张老师